首页 排行 分类 完本 书单 专题 用户中心 原创专区
篱笆小说网 > 都市现言 > 丁薇记事 > 第四百一十八章:买楼如何

丁薇记事 第四百一十八章:买楼如何

作者:荆棘之歌 分类:都市现言 更新时间:2020-10-18 09:14:39 来源:幻月

珍珠的表情瞬间收敛下来。

“我看你是飘了。”

她说话时恨不得把吕成的耳朵拎起来。

“一栋楼!你可真敢想啊!就咱如今这点钱,还了债之后,能在帝都买套房子吗?”

“还一栋楼!”

吕成心虚的低下头。

“我这不是想着,咱们现在工人也有好几十个了,这院子都住不下,你还要做生意,也不能全让大老爷们儿占了,不方便。”

“天气又冷,这隔出来的半间棚子可没暖气,不好住人。”

“而且现在一天到晚的蒸包子,给他们做饭,厨房都占用了……”

……

吕成将手中的各种小票认认真真收好,这会儿挪到珍珠身边。

“你听我说,那栋楼挺破的,是以前人家自己盖的旧楼,地皮也是当初分的,挺大的。最主要的是,远,都快挨着通县了。”

“还没通地铁,坐公交转几趟,绕两个多小时才能到咱这里。”

“所以价格也不贵,咱们这半年加一块儿,能凑出来八十万。我再留十万块钱垫材料钱,剩下七十万,先给人家,签个合同,剩下的明年给。”

吕成也是亲自去看过好几次才作出决定的。

“我琢磨着,这样年底咱先把房子重整整,搞个能住人的样子。我再跑跑流程,去正儿八经办个公司,说出去咱们显得也靠谱些。”

其实,公司各种手续他早就已经办下来了,有时候给人家装修需要盖章什么的,他也能拿出来。

但没个正经场地,看着总觉得不像样子。

注册的地方是他这租的院子,但总不能带客户到这里来吧。

……

“我看了最近几年,帝都盖楼的可不少,肯定都需要装修。”

“这么大的市场,咱能维持现如今这状态就已经很好了,不愁钱。”

说完最后这句话,吕成也是唏嘘。

去年这个时候,他因为五万块钱救命钱差点跪地磕头沿街乞讨了,但今年,五万后头就加个零了。

买楼都还能说出“不贵”这两个字。

珍珠也忍不住心动起来。

她倒不是被吕成说的这些前景迷惑,而是她记得跟丁薇的聊天。

那就是:手头钱不好花,那就买房子吧,比放在银行划算。

想想看,送她们房子的那位白总,人家那么有钱,为啥要掺合进盖楼呢?

肯定是有钱赚。

盖楼怎么赚钱呢?

房价给高起来。

再说了,她就租着这破院子,一个月八百,老太太前两天打电话还商量着涨租金的事,被珍珠直接怼回去了。

那会儿找的是中介,正儿八经走的合同,这一片的小院都这个价格。

她当时签合同花了些钱,珍珠还心疼呢。

但是合同靠谱,这会儿拿出来,老太太倒是不敢说不租就不租了。

不租,得把交的一年租金退回来呀。

但那租金老太太哪有呢,俩儿子一家分分都没了。

由此可见,有个自己的房子真能省不少事。

……

但她还是犹豫:

“那么偏的地方,那么大一栋楼……那得多少钱呀?”

“不大不大。”

吕成赶紧说道:

“地皮上也就三百来平方吧,个人盖的三层大排楼,住人也没问题,就是实在破旧了些,得重新整整。”

“还有一个就是,私人地皮,以后要盖楼,不能家家户户都有房产证,只有个总的。人家也认识几个朋友,能这么转手。”

“可挨着通县呢。”

——那也太远了些。

……

吕成放松地笑笑。

他知道,能这么说,珍珠明显已经松口了。

“媳妇儿,我琢磨着我也没啥人脉,咱们也没有干别的的经验。”

“搞装修这块儿,挣钱的肯定不是家装,别的装修工程接什么道路绿化呀,工装啊,虽然需要垫的钱多,但来钱也特别快。”

“但咱们不是不会吗?”

“与其掺和进这些,指望着挣大钱,还不如专精家装,把这方面搞得精精细细的,打个口碑出来。”

“家装这方面暂时又实在不需要那么多钱,钱放着也是放着。”

“还不如买房子呢。”

吕成也是叹了口气。

装修市场混了那么久,他做事踏实,也不是没人给指门路,找那工地接别的工程,来钱快的很。

但吕成死脑筋,别的工程他还得先去摸底,现学现打磨,平衡关系。赚钱多,但垫资也多,一不小心……

他们小家经受不起这么折腾。

所以干脆踏踏实实指专精一方面,倒是认识了几个做房地产的,虽然是一栋两栋的私人小楼盘,但是带装修的房子卖的价格高,这边正谈着呢。

看能不能直接把整栋楼的房子都给装了。

吕成也是因为这,才忍不住想起了房子的事。

恰巧客户就给牵了线。

……

这会儿他把这些事儿掰碎了,说给珍珠听:

“可咱这么点钱,在咱们现在住的这一片儿只能付个首付,每个月还得还贷款。”

“那不划算。”

“刚好有个客户牵的线,人家可以正二八经签合同做公证的。”

“我琢磨着,你看咱们来帝都半年,当初白总给的那房子房价就又涨了一截。”

“买个破楼放那里,就算不涨价,以后咱工人来了也有地方住,省得挤在一团,不是住工地,就是到处找破地方,看着也寒颤……是不是?”

“而且别看挨着通县,那一片儿盖楼的也不少。搞不好大家以后在那边干活还多些呢!那不是就近了吗?也不存在远不远的问题。”

……

他一口气说了这么多,方方面面能想到的都说透了,显然已经深思熟虑好久,不过一直没开口罢了。

珍珠似笑非笑地瞅着他,这会儿也回房去,找了个卡出来。

“卖包子的钱都在这上头,你注册公司的时候给咱也注册一个专门卖包子的,万一哪天开店了呢?”

“还有,到底多少钱,你说个数啊。”

吕成忙挤出笑脸:

“不多不多,总价一百六十万!”

“一百六十万!!!”

珍珠抬高嗓门——他怎么不去抢呢?!

“一个破楼,挨着通县不说,能不能住人还两码事,找人来推不得花钱吗?”

运垃圾现在都要收费了!!!

……

“是是是。”

两口子不愧是两口子,吕成赶紧说道:“我也是这么跟人家砍价的,对方急着要钱,说只要半年内结清,150万。”

“我想着,这还没到年关呢,好多人房子装修都想赶在年前结束,或者年后开工。”

“半年内结清肯定没问题。”

没问题是没问题,最近两个月,吕成那边的收入大幅度上涨,他们也是有点底气的。

但是……

一百六十万!

珍珠真是心疼啊!

她眼神中流露出疯狂的挣扎,最后再确认道:

“这房子没问题吧?”

“没没没。”

吕成对天发誓:“就是个不成器的,爹妈上个月才走,这个月就把老本全输光了,高利贷欠了一屁股。”

“也是他家的长辈托着卖房子,特意要求不要一次性付清,省得高利贷的人知道,专门又来套钱。”

“先拿几十万去把这债清了。剩下的,明年风声过了,也给他一个安稳过日子的机会。”

……

珍珠眼神中流露不信任。

“赌上头的人,他还能有回头的一天?”

吕成笑了起来:“那谁也说不清。”

“但咱们的任务不是买房子吗?”

“媳妇儿,你我觉得咱可以大胆一点,这半年赚那么多,真要是那房子不行,大不了赔点钱降价卖呗,赌一把还是可以的。”

说着他又心有戚戚:

“我这段时间给人家装修房子,大伙儿都说现在商品房的价格太高了,个个都说要掉价,可哪一个手里有钱的时候,买房子也没手软。”

“咱们这眼光跟人家大城市都不一样,不管怎么说,跟有能力的人学着干总行吧。”

两口子拿着存折和各种卡凑在一起算余额,再算算接下来能回收的款项,这会儿是痛并快乐着。

……

算完账。

珍珠有些惆怅。

“原本打算月底回老家一趟,把债还了,把孩子还有爸妈接过来。”

毕竟他们把老乡都拉过去工作了,手头还债的钱肯定是有的,再不还,大家心理该有想法了。

可如今这么一来,重新变回赤贫,还欠了几十万的房款。

“这还怎么接老人孩子呀?”

吕成也叹口气。

当爹妈的,怎么能不想孩子呢?

还有他爸去年做完手术,在家休养的怎么样?光打电话也不清楚啊。

他深吸一口气:

“没事,下个月一号咱的房子就交房了,到时候咱先把房子装修好。”

“虽然房子小了点,但咱们一家五口住着也行。”

“现在手头上工人四五十个,赶个工期,年前把房子装好晾一晾。”

“过年咱回家拜访拜访亲戚邻居,把债清了。”

“年后直接带他们到帝都来,大家住新房子。”

“你抽空还可以寻摸附近有没有什么幼儿园,咱小宝三岁就该上幼儿园了。”

“这眼看着都一岁了。”

是啊,马上就一岁了,他们这当父母的却不能陪在身边。

珍珠眼圈发红。

“行。”

她咬牙道。

扭头看着桌子上的存折和卡,赶紧挥手,眼不见心不烦:

“赶紧的,看好了你就定下来吧。”

吕成笑着道:

“不急。这月底还有款项回来,也没两天了。我等等一块儿给人家,明年压力就小一些。”

两人都默契地绕过吕丽不提,气氛沉默着。

珍珠主动开口说:“那我抽空还得打听打听咱那小区旁边有没有什么补习班?什么学校之类的?”

“这插班进去容易吗?”

“咱小海在乡下成绩好,在这边儿估计跟不上学习,可不能放松了,”

吕成笑了起来——

有这样的媳妇儿,真的是……

他低头凑过去:

“年底,我给你打个大金镯子吧。”

珍珠:……

她白了一眼吕成。

“有钱还债吧,打什么金镯子呀?”

顺手把袖子一捋:

“我就知道你没注意我身上多了啥。”

黄澄澄一个金镯子,看起来又宽又大又重,吕成眼睛都直了。

“这得万把块吧……你什么时候打的?真好看。”

珍珠白他一眼:

“巷子口啊。专门有用五毛钱打镯子的,我跟着这一片儿的大姐去的。”

“就是太大了,忒费硬币。加手工费,前前后后花了我五十块呢。”

吕成:……

他又拉过媳妇的胳膊,来回看了看。

“不错,真好看,回头我给你买个,你藏家里看,不要露富,万一有人抢怎么办?”

“经常出门就带这个……对了,给咱妈也打一个。再给她买个真的金戒指。”

老人家操劳一辈子了,也该享受一下儿子的孝敬了。

……

话都说开了,珍珠又想起另一件事儿。

“赶紧把咱的房子装好也行,买楼也行,这帝都人办事忒不讲究了,老太太把房子租给咱们才几个月呢,才不到半年!前两天打电话就说要涨房租。”

地都给她铺好了,房子该修也修了,商量好的租金还要涨,还是在没到期的时候……

珍珠气哼哼的。

她可不是那种吃亏的女人:“这周围的房价我都打听清楚了,别人家租金比她贵两百,但人家家里什么都有啊,哪像这房子破屋烂瓦的……”

她当时气性上来,说大不了不租了,把租金押金退回来。

老太太又拿不出钱来……

这不,珍珠也叹口气:

“你那楼买下来了,大不了我再去那边做包子去。反正卖的地方固定,在哪儿不是干。”

就是可惜了这几个大姐阿姨,离得远了肯定她们不愿意去,如今都做熟了,再重新招人又得一番折腾。

吕成也眉头紧锁。

“你说的对,赶到年关了,再找房子不容易,我还是赶紧把这钱拿过去,去正儿八经签合同吧。”

想了想又道:

“你没事打听一下,老太太怎么会又想提租金?可别猛然上门来找事,影响咱们生意。”

合同是合同,但老太太年纪大,真要上门往院子一躺说不租了,他们这么多人,还有珍珠的生意,可往哪儿安置呢。

出来干这么久,什么人没遇到过呢?

珍珠白他一眼。

“还用你说。”

……

目录
设置
设置
阅读主题
字体风格
雅黑 宋体 楷书 卡通
字体风格
适中 偏大 超大
保存设置
恢复默认
手机
手机阅读
扫码获取链接,使用浏览器打开
书架同步,随时随地,手机阅读
收藏
换源
听书
听书
发声
男声 女生 逍遥 软萌
语速
适中 超快
音量
适中
开始播放
推荐
反馈
章节报错
当前章节
报错内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节列表 下一章 > 错误举报